玄同新闻一

发布时间:2019-01-04 来源:凤凰新闻

【新闻摘要】玄同:“金融界华为”的七年坚守

玄同:“金融界华为”的七年坚守

近期“华为公主”孟晚舟女士和通信行业5G标准的话题不断刷屏,再次把一家伟大的中国企业华为带入公众的话题中心。

2018年世界500强榜单出炉:华为跃居排行榜第72位,其营收相当于百度、阿里、腾讯之和,也是国内是唯一一家没有上市的500强企业。研发创新形成的技术壁垒,是华为难以被复制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华为在技术上的投入可谓不计成本,试举几个数据为例:

华为拥有研发员工51000多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6%;每年把不少于公司收入的10%投入并将研发经费的10%投入到新技术预研;迄今为止,华为已累计在全球申请专利40148件。

华为“技工贸” VS 联想“贸工技”

同样是优秀民营企业,联想却因为当年“技工贸”和“贸工技”的抉择,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刚开始华为和联想起步都差不多,1995年联想爆发了著名的“柳倪之争”,此后联想集团彻底放弃“技工贸”转而投向“贸工技”的怀抱,即公司从技术研发为先导转为以营销为重心。不可否认,“贸工技”这条道路给联想带来远超同行的增长速度,联想在2005年至2010年营收都出现了较大幅度上升,但在2015年联想突然被华为甩开了差距。

由于缺少自主知识产权,联想的净利率一直远远落后于华为。甚至有媒体爆出,联想10年研发支出竟然不及华为一年研发投入。

而华为作为"技工贸"的代表,研发带动净利提升,利润再投资研发的良性循环。此外,华为有个《华为基本法》,堪称华为公司的“宪法”。基本法第一条是:“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正因为始终坚守“主航道”,不为两岸的花香所动,“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像阿甘一样单纯和专注,华为才能书写中国企业雄心。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在另外一个行业,也看到了和华为极其相似的身影。

金融界的华为:专注研发七年,做别人眼里的“傻子”

在中国的金融交易市场中,玄同资产也一直用工匠精神做研发、做产品,从不急功近利。玄同创始人之一把毕生的青春和热忱倾注在数学研究上,专注于人工智能发现金融交易领域的本质规律研究近二十年。今年以来,A股市场风云变幻,股市跌跌不休,玄同产品在市场30%的跌幅下依然还取得了两位数的正收益,且持续在跌宕起伏的市场中稳健抗跌,收益曲线非常平滑,给投资者交出了一份理想的答卷。

2015年,玄同资产在经历一段辉煌后想创建一个更完善的AI体系——即让平台能自动化生产策略模型,类似于由原先的手工匠制作鞋子转变成搭建一条完整的现代化工业生产线,即依靠平台的力量产出成果,而非众多量化机构同行高度依赖某几位核心成员出业绩的模式,开发难度之大无法估量。

当时这个想法遭到很多同行的质疑,因为当年的人工智能还不为世人所知,直到2016年3月,Alpha Go打败李世石才家喻户晓。但玄同的股东和核心团队顶住了压力,连续三年每年研发投入近千万元,研发人员占比85%,采购服务器、引入研发精英、利用纯数学的方式挖掘金融交易背后的真正规律并通过IT技术实现,产出收益不错的模型。

迄今为止,玄同AI体系已能产出50-80个优质业绩模型,可容纳资金规模约100亿人民币,算是成功了一半。但处于暴利行业中的玄同这几年却没有盈利,股东和创始人至今没有分红,反而在不断投入,因为当初他们给团队承诺过:如果公司不盈利就不参与分红。

很难想象,玄同团队获得14项国家级软件著作权背后要付出多少辛劳;很难想象,当玄同AI平台不断自动产出遍地开花的模型时,他们是否还记得小伙伴们一起奋战过的日日夜夜?        

而市面上还有很多形形色色的金融机构,为了赚快钱或者尽快成名,只要一有模型就直接进入市场募集资金,至于模型是不是可持续,不管,公司先赚了钱再说。这种类似“贸工技”的做法已经成了一种市场中的不正之风,不但让投资人经济受损、心态受伤,更扰乱了市场秩序。

而玄同却更像一股清流。玄同的这些数学家和工程师们好像有点“洁癖”,一直默默地在作别人眼中的“傻子”,产出的模型先用自有资金投入市场测试,待真正稳健盈利后才敢有限地承接合适的客户委托资金,因为他们深知:要对得起客户的每一份信任。

有一种情怀,难以言说,它小到个人理想,为青年时代的抱负孜孜不倦;也可以大到国家,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勇往直前。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相信中国人工智能在金融交易领域的研究将会愈加成熟,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些坚持真理、始终如一的科技企业成长为真正伟大的公司。


相关标签: 财经 金融 经济 高通